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统计分析
新业态视角下扬州文化产业竞争力研究
发布日期:2017-12-18  访问量:

信息时代的到来,促使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广大人民群众越发关注其文化权益,注重文化产业发展,提升文化软实力已经成为全球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近年来,随着我国信息产业的快速发展,催生出一批新业态和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是信息时代产业蜕变升级的重要标志。文化产业是受益于信息技术革命的产业之一,大量新技术应用促使文化产品不断更新、文化业态不断创新。

就扬州市而言,文化产业在经济发展中的意义不断凸显,对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经济结构都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值得进一步思考,探寻新思路。

一、新时期文化产业竞争力的内涵转变

(一)文化产业竞争力的传统认知

产业竞争性理论最早由美国的经济学家迈克尔.波特(Michael EPorte)在1990年的《国家竞争优势》一书中提出“国家竞争优势”理论(也称“波特菱形理论”) 。在他的“钻石” 模型中,生产要素、需求条件、相关产业和支持产业的表现以及企业的战略、结构、竞争对手的表现构成四种作用力,并结合政府行为和机会,共同形成一个产业的竞争力优势。2004年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部主任祁述裕将“钻石”理论应用到文化产业,提出了评价文化产业竞争力的理论模型—— 围绕企业战略,生产要素、消费需求、政府调控、产业集群四个要素共同组成文化产业“钻石体系”。祁述裕认为,从市场占有率角度来看,文化产业竞争力表现为一国文化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看,文化产业竞争力表现为合理配置要素资源,利用最小投入获得最大收益的能力;从创新能力角度来看,文化产业竞争力表现为与其他产业协调发展,能激发新产品新业态,并有效促进产业融合升级;从文化产业所具有的精神属性来看,文化产业竞争力表现为为公众提供越来越丰富的文化产品,满足公众的精神生活需要。

从传统认知中可见,无论是从产业的角度还是企业的角度,创新与市场是被普遍认可的两个核心竞争力,围绕这个两个核心构建完整的产业体系是传统文化产业竞争力理论的基本框架。

(二)新业态下文化产业的演变

当前,以数字信息化为核心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席卷全球,信息技术广泛应用于各行业并逐步深度融合,由此诞生的新业态成为推动产业升级的主要力量。新业态极大促进了文化产业的繁荣,无论是从传播手段到盈利方式,还是从文化载体到文化内容,文化产业都已超越了传统模式,呈现出新的时代特征。在新业态视域下,一个地区的文化产业竞争力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产业的融合能力。文化产业新业态的“新”,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传播手段的网络化。以信息技术为依托的互联网产业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文化产品销售和服务方式,并诞生出一大批诸如在线视频、数字音乐、网上博物馆等新兴文化业态。二是文化载体的集成化。传统文化产业中不同的文化产品对应着不同文化载体,比如电视剧一般只在电视上播放,新闻多见于报刊杂志等,但是随着可移动终端和新型智能设备的出现,多元文化产品可以集中于单一载体平台销售或传播,文化产品的融合性大幅增强。三是内容的衍生性。由于文化创意的传播能力和跨平台应用能力增强,原生性的创意显得尤为重要,围绕原创内容衍生出IP (Intellectual Property)生态圈是文化产业发展的新趋势。文化产业新业态的这三个特征,决定了新时期文化产业发展必定是融合式的、跨界式的,而非孤立的、单一的。因此一个地区产业的融合能力,尤其是文化与科技的融合能力是新业态繁盛背景下的文化产业核心竞争力。

2、产品的创新能力。文化产品的创新包含两重含义,一是文化艺术本身的新创作过程,二是文化产品与新技术结合过程。在传统文化产业中前者重要性居首,而在新业态视域下,后者逐渐显现出同等甚至更关键的作用,企业不仅要关注文化艺术的创新,还要关注如何通过创意和技术手段将文化创新赋予到相关商品中。互联网时代文化产品的低廉复制成本使文化产品本身的精神价值贬值加速,在现代文化产业领域,没有创新精神或创新能力的企业会被迅速淘汰。例如ICQ、盛大网络曾经都是聊天软件和网络游戏行业内的先驱者,拥有先发的技术和经验优势,但由于产品缺乏创新精神令其地位很快被腾讯、网易所取代。不断保持产品创意创新是提升产品价值、保持竞争地位的必然选择。

3、市场的拓展能力。新业态下社会生产生活已由“生产力经济”逐步转向“注意力经济”,美国著名社会科学家西蒙(Herbert ASimon)曾说:“在这样一个信息极其丰富的世界,信息的充裕意味着其他某些事物的匮乏:被信息消耗掉的任何事物都处于稀缺之中。信息消耗掉哪些事物是相当明显的:它耗尽了信息接受者的注意力,因此信息的充裕造成了注意力的缺乏。”文化产业的市场价值除了文化商品的价值外,还包含注意力的价值。而且,文化产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生活必需品,大多数文化产品之间具有替代性,因此对文化需求的精准定制和文化市场的精细划分变得必不可少,例如现代传媒企业用大数据对新闻和广告受众分类就是抓取注意力资源、细分需求和拓展市场的典型例子。

二、扬州文化产业现状

(一)文化产业发展现状

1、文化产业发展思路日益明确

2016年是扬州文化产业改革创新之年,扬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先后召开全市文化建设迈上新台阶推进大会、文化产业发展推进会,制定出台了《推动文化建设迈上新台阶的实施意见》、《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2016年扬州市文化产业引导资金使用管理暂行办法》等系列文件,发展文化产业的共识程度、工作力度相比往年有了明显提升。

市委宣传部、市文广新局、市统计局齐抓共管推进文化产业发展的格局已经形成,并建成了全省最大的“文化产业直报平台”,共上报文化企业870多家。

2、文化产业数据实现数量与总量的双提升

2016年扬州实现文化产业增加值189.4亿元,占GDP的比重为4.3%,位次由上年的全省第八提升到全省第七。规模以上文化产业单位326家,比2015年净增长68家,单位数增幅及增加值增幅均位列全省前列。

2016年全省“三上”文化产业单位增幅情况表

单位:个

 

2015

2016

增幅%

增量

江苏省

6816

7326

7.48

510

南京市

1083

1250

15.42

167

苏州市

977

1037

6.14

60

常州市

865

836

-3.35

-29

南通市

762

830

8.92

68

无锡市

589

608

3.23

19

盐城市

469

521

11.09

52

镇江市

360

381

5.83

21

淮安市

339

366

7.96

27

徐州市

312

358

14.74

46

扬州市

258

326

26.36

68

宿迁市

317

301

-5.05

-16

泰州市

255

272

6.67

17

连云港市

230

240

4.35

10

 

 

 

3、文化服务业占比不断提升

从规模以上文化产业增加值构成来看,规模文化制造业实现增加值83.74亿元,占规模以上文化产业增加值的比重为87.9%,限额以上文化批零业实现增加值1.22亿,占比1.3%,重点文化服务业实现增加值10.32亿元,占比10.8%。三次产业比由2015年的90:2:8变为2016年的88:1:11,制造业、批零的比重下降,服务业比重不断提升。

4、文化产业分行业发展情况

从文化产业十大产业分行业的情况来看,6个行业增长4个行业呈现下降。其中,“文化信息传输服务”、“文化休闲娱乐服务”、“文化用品的生产”三个行业对扬州文化产业增加值的拉动最为明显,贡献率分别达到44.3%46.8%23.0%

扬州规模以上文化产业十大行业2015-2016对比表

单位:万元

 

单位数

增加值

 

2015

2016

增幅%

2015

2016

增幅%

合计

258

326

26.4

886915.6

952912.7

7.4

新闻出版发行服务

9

9

0.0

8885.3

7217.2

-18.8

文化专用设备的生产

12

22

83.3

4883.1

5494.2

12.5

广播电视电影服务 

5

9

80.0

394.9

639.8

62.0

文化艺术服务

2

1

-50.0

12123.4

10325.7

-14.8

文化信息传输服务

32

51

59.4

28982.2

58204.5

100.8

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

20

29

45.0

19226.3

18352.6

-4.5

文化休闲娱乐服务

40

47

17.5

63913.9

94819.2

48.4

工艺美术品的生产

21

34

61.9

76431.1

95454.4

24.9

文化产品生产的辅助生产

108

115

6.5

633939.3

609094.3

-3.9

文化用品的生产

9

9

0.0

38136.1

53310.8

39.8

5、文化企业吸纳就业能力不断加强

2016年我市326家规模以上文化产业单位吸纳就业人数为49159人,平均单位人数为150人,平均职工薪酬5.56万元。就业人数占全部规模以上总人数的5.97%,职工薪酬是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倍。扬州的文化产业已经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途径。

6、文化消费需求不断提升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不断发展,扬州市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消费需求也开始从物质层面向更高的文化层面迈进,2016年扬州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633元,同比增长9.1%,增速位于江苏省第五位;人均消费性支出达18054元,同比增长8.0%,其中人均文化娱乐消费1335元,同比增长3.7%;恩格尔系数为30.9%,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标准,恩格尔系数在30%一40%为富裕,低于30%为最富裕,由此可见,扬州市居民已逐步进入富裕阶段,并不断向更高层次的富裕水平迈进,扬州文化消费的空间正逐步提升。

(二)竞争力的优势

1、扬州文化产业与科技的融合能力

科技创新是文化产业推陈出新的主要动力,扬州市各地通过推动文化内容创作、生产、传播和消费等领域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研发,有力促使了文化与科技融合,促进了文化新业态的迅速崛起。

近年来,扬州市文化产业增加值绝对数和相对数都在保持增长趋势,2012-2016年,扬州市文化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到13.36%,高于同期GDP年均增速2.38个百分点。文化产业占GDP比重逐年提高,到2016年,扬州市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2011年的3.1%提高到4.3%(见图二)。2016年,155家工业文化产业企业共投入研发经费4.95亿元,增幅34.2%,高于全部工业企业研发投入增幅 27.9个百分点。这说明扬州文化产业企业研发活动比一般企业更加活跃。

2013-2016年文化产业增加值与GDP增幅对比图


2、扬州文化产品的创新能力

近年来,扬州致力打造了一批文化创意服务业集聚区、文化创意设计服务平台、文化创意产业园创新示范点、众创空间、文化科技综合体等各类载体,为文化创意企业提供公共服务和政策扶持,一批中小微文化创意企业得到了快速成长。扬州已经基本形成以工艺美术、文体制造、玩具、玉器、琴筝制作、出版印刷、文化旅游等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相结合的文化产业体系。扬州工艺美术集聚区、扬州市文化产业创意产业园、扬州智谷文化创意产业园等文化产业载体落户扬州,邗江区的“五亭龙”玩具城先后获得了“央视动画形象毛绒玩具指定基地”、“扬州市动漫设计衍生产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扬州还通过举办“新锐青年创意大赛”和“创意市集”等多场涉及文化创意创业的活动,吸引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各界艺术爱好者的优秀创意作品,不断提升扬州的文化产品创新能力。2016年企业创新调查数据显示,我市文教、工美、体育及娱乐用品制造业企业中,50.4%的企业有创新活动并实现四种创新。截止2016年扬州全市共有文化产业经营单位6000多家,从业人员10万多人。

3、扬州文化市场的拓展能力

扬州的文化旅游业、工艺美术业、玩具生产业、乐器制造业等区域特色文化产业,正处于蓬勃发展时期,新兴产业也开始崭露头角。

1)成熟型的产业集群——玩具制造业。据统计,扬州毛绒玩具出口占全球的1/3,淘宝网上所出售的毛绒玩具80%以上来自“五亭龙”。2016年,扬州市规模以上玩具企业共有47家。从企业规模看,47家企业有1家大型企业11家中型企业和35家小型企业。企业从业人员合计10010人,营业收入77.36亿。扬州玩具业已经初步形成了从面料、辅料、配件、填充料、玩具生产设备等一条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既有面料配套的制造企业,又有填充辅料的生产企业,还有制作与销售一体、旅游与购物合一、批发和零售兼营的物流配套平台,开始呈现出“企业集群、产业集聚”的成熟型产业集群特征。

2)原发型的产业集群——工艺美术业。扬州的传统文化和民间工艺在全省、全国具有特殊地位,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众多,扬州市目前共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3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9项(在江苏省名列第二)、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46项、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6项、县(市、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237项,共有国家级传承人17名、省级传承人82名、市级传承人278名。2016年有23家规模以上工艺美术品制造企业,10家限上工艺美术品销售企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形成一个原发型的产业集群。

3)传统特色的产业集群——乐器制造业。一座城,一张琴。“琴者,乐之统也。”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古琴艺术,对于扬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有着独特的意义。一曲《广陵散》穿越千年历史,至今仍发出袅袅之音。2003年,古琴艺术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扬州作为琴筝产业之都,全国80%的古琴产自扬州,古筝制造厂家现有200多家,从业人员万余人,古筝年产量约25万台,古筝产业的十大品牌中扬州品牌占据8个,目前产量约占全国一半以上,产品远销海外。2017年,在法国卢浮宫举办的第23届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及专场研讨会上,来自扬州的复古唐古琴-百衲琴以一曲《流水》轰动全场。可以说,扬州以古筝制造为代表的乐器制造业正进入繁荣时期,呈现集群发展,成为扬州特色的文化产业。

4)成长型的产业集群——文化旅游业。2016年,全市旅游总收入691.39亿元,增长15.1%。全年接待入境过夜游客5.86万人次,增长14.3%。旅游外汇收入6280万美元,增长12.4%。主要封闭式景区接待游客1042.54万人次,增长14.6%。全市拥有国家A级景区37家,其中5A1家、4A10家、3A13家。省星级乡村旅游区(点)48家,其中四星级16家。共有星级饭店48家,其中五星级4家、四星级13家。星级饭店客房出租率67.55%。旅行社138家,其中出境游组团社7家。文化旅游业已经初步显现空间集聚性和要素集聚的优势和特征。

(三)竞争力的弱势

扬州得益于2500年的古城文化积淀,文化产业相对起步较早。但近年来,周边城市文化产业的迅速崛起,部分领域已经赶超扬州,与省内一些文化强市相比,扬州还有很多领域处于弱势,提升空间巨大。

1、文化丰富,但创意不足。扬州市文化产业缺乏创意,虽然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但是却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产业价值,关键的原因就是缺乏创意。江苏其他地方有着许多文化与创意经典结合案例,比如无锡的“三国城”、“水浒城”、“唐城”影视产业,还有文化创意和佛教文化旅游产业相结合的灵山大佛景区,常州的“无中生有的恐龙园”、“借题发挥的淹城”等。扬州也应选择这样的路径,寻找好的创意和项目,围绕项目带动并形成产业。一个好的创意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项目,从而带动一个乃至几个产业的发展。

2、政府主导,但缺少活力。扬州的文化产业发展依旧是以政府主导,文化产业的社会投融资体制尚未形成,文化产业大规模扩张的资本条件缺乏。扬州没有上市的文化企业,也没有像浙江横店集团那样在国内外有影响的民营文化企业。文化资源多为国有、民营资本进入文化产业门槛较高、存在重复投资现象等,在扬州市五亭龙玩具城,产品雷同性高,同样的产品设计出样品后,往往会遭到风靡复制盗版。这样的竞争环境不利于产品创新。民营资本活力的缺乏,直接使得扬州市文化产业发展活力不足。

3、贸易递增,但规模偏小。扬州市近几年重视文化贸易工作,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呈现出市场主体壮大、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多元投入格局初步形成的良好态势,但文化贸易企业数量偏少、规模偏小、产品附加值低等问题依旧存在。文化产业名录库数据显示,文化贸易企业数量仅占13.08%,从业人员仅占5.8%,增加值仅占4.6%。文化贸易企业数量和从业人员整体偏少。扬州市限上贸易企业数量仅个占全部规模以上文化产业单位12.7%,低于规上工业企业数占比近49个百分点。其中营业收入过亿的只有3家,扬州金店有限公司、扬州国泰贸易有限公司和扬州索海电子有限公司,但是这三家企业从业人员数量均低于大型贸易企业标准。所有限上文化贸易企业中,贸易大型单位数为0,中型单位占24.14%,其余均为小型单位。企业规模整体偏小的因素,影响了我市文化贸易的市场影响力。

4、核心缺失,分布不广。根据国家文化及相关产业统计方案,共有120个行业小类,扬州市2016年文化产业“三上”企业中,仅覆盖了50个行业小类。扬州市“三上”文化产业分布仅占41.67%,其中24个行业仅有1家企业达到“三上”标准,6个行业仅有2家企业达到“三上”标准,只有28%的行业“三上”企业数超过5家。这说明扬州文化产业更多的行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产品供给种类有限,主要集中工艺美术品行业、玩具制造和游览景区管理,而属于文化产业核心层的文化创意的诸如动漫设计、数字出版等行业,扬州还未有一家规模以上企业。

5、“龙头”体大,效益堪忧。扬州的文化服务业企业中有不少耳熟能详的大企业,例如:工美集团、报业集团、瘦西湖景区等,但这些营业收入过亿元的企业中,很多运行效益堪忧。比如,扬州工艺美术集团2016年上报营业收入为2.3亿元,利润总额为-2238万;扬州市瘦西湖风景区营业收入2.6亿元,利润总额为-1298万。这2家企业的营业收入在2016年全市134家规上文化服务业企业中总量分别排在第二和第三,营业收入占比达到15%,但“利润”这一文化产业增加值的重要组成项,拉低全市文化服务业增加值3500多万。这说明扬州重点文化服务业企业的提质增效还任重道远。

6、特色明显,但观念落后。上文所述的琴筝产业,扬州无论是产量和销量均占据全国“半壁江山”,扬州琴筝产业园也已经“落地生根”,但扬州上百家琴筝企业还未有一家成为规模以上企业,有的企业虽然实际销售收入已经达到规模标准,但企业多数产品面向个人,不开票占据大部分,例如坐落在开发区的“扬州雅韵琴筝有限公司”,有着“中国乐器行业50强”、“扬州市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等多个头衔,多次代表扬州琴筝制造企业和扬州琴筝制造业协会参加国内文化博览展销活动,并得到一致好评。扬州“雅韵”和上海“敦煌”已成为在消费者口中享有盛誉的两大知名古筝品牌,但这样的企业开票销售也未达规模以上标准。再如广陵区湾头镇的“扬州金鹰玉器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2000万港币,建筑面积近一万平方米,拥有9位国家、省、市级玉石雕刻大师在国家、省部级的如“天工奖”、“百花奖”、 “玉龙奖”等最具权威性的专业评奖活动中屡屡折桂夺魁,多次被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东森电视台报道。这样的知名行业代表企业也没有纳入到文化产业统计范围中来。部分原因还是企业家怕露富、怕交税,不愿意报送统计报表,担心填写真实数据会加重税收负担,刻意隐瞒。这说明扬州文化企业依法纳税、依法统计的观念还有待加强。

三、提升竞争力的建议

1、整合政府资源,拓展新兴产业链

扬州具有良好的文化产业集聚基础,但产业链不够精细化,扬州不乏各种类型的文化产业园,但缺乏对园区入驻企业的分类指导,导致园区企业类型单一,同质化竞争严重,不利于产业创新。加强政府对文化产业的引导作用,一种可行的方案是整合政府资源,如成立由市政府主导,各部门成员构成,企业家、学者等社会人士共同参与的文化产业工作小组,通过整合政府资源完善对文化产业的规划和管理。新业态背景下,如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智慧生活等一大批新产业将兴起,产业分工越精细,创新的领域就越丰富,能创造的市场空间就越大。专项工作小组可以保持关注新兴产业,并通过组织企业考察学习、提供融资配比等方式引导企业投资相关产业链中的空白领域。

2、加强企业合作,促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在文化科技融合和传统文化产业转型发展方面,我国文化产业目前仍普遍存在“文化企业的科技自觉明显落后于科技企业的文化自觉”的问题,而扬州是个制造业占文化产业主导的城市,面临的更现实问题是传统制造业中文化自觉和科技自觉的“双重缺失”。传统加工制造、批量生产的利润空间已经被日益高涨的人力成本和个性化的社会需求挤压殆尽,通过文化创意或科技手段提升产品价值是制造业升级的必经之路。相比较科技企业或文化企业,大部分传统制造企业对文化潮流的敏感度低、对文化创意的挖掘能力弱,可通过企业合作的方式加快转型升级。一方面,政府可继续通过举办或支持交流会、博览会、产业论坛的形式促进行业问的交流合作,还可鼓励高校开设相关专业、鼓励企业人才交流学习计划以培养综合型人才;另一方面,传统制造企业应转变观念,主动寻求与创意设计企业或研发机构的合作。

3.加大消费力度,促进产业结构调整     

要创新商业模式,开发特色文化消费,大力培育新的文化消费增长点。引导文化企业投资兴建更多适应群众需求的文化消费场所,努力提供价格合理、丰富多彩的文化产品和服务,满足消费者多层次文化需要。深入挖掘扬州传统特色文化资源,大力开发和发展绿色生态游、人文旅游等特色文化旅游项目,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与旅游相结合,发挥旅游对文化消费的促进作用。通过拓展文化消费市场,促进文化产品生产、销售和服务环节的有效衔接,推动文化批零业和文化服务业的充分发展,促进文化产业结构调整。 

4、优化文化产业布局,促进产业要素合理配置

以行政推动与市场运作相结合,推进扬州特色地域文化资源的有效整合,促进产业要素的合理配置,构建“一核三区四点一带”文化产业空间布局。

“一核”,即以广陵区、邗江区为核心,充分发挥中心区域在区位、交通、人才、技术、信息和资本等方面的优势,通过广陵区的“中国创谷”、邗江区的“智谷创意产业园”,引领辐射带动全市文化产业健康快速发展。

“三区”,即以市开发区、瘦西湖景区、生态科技新城为战略支点,发挥开发区的文化制造业集聚优势、瘦西湖景区的非遗集聚区优势、生态科技新城的生态旅游优势,带动相关上下游文化产业链。

“四点”,即以江都区的文体用品制造优势、仪征市的体育、养生休闲优势、高邮市的文具、灯具设计优势、宝应县的水晶、刺绣、教玩具生产优势,大力发展传统产业,积极推进旅游+文化的发展模式。

“一带”,即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文化发展战略。“一带一路”战略是我国为顺应全球经济化,适应复杂多变的世界格局提出的战略架构,不仅仅是中国崛起和民族复兴的需要,也是文化全球化发展的需要,可以说文化是贯穿“一带一路”建设的灵魂,而文化便是承载这个灵魂的躯体。扬州作为古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更应借助国家建设“一带一路”的东风,以文化产业作为推进引擎,培育文化融合基因,拓展文化发展平台,推动扬州产业转型升级。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